2005年8月6日 星期六

連載/迷途記 之六

◎ 契約



  到底算是註定呢?還是一個很俗套的情節,很爛的劇本呢?



  那天出門時本來是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完全不會因遲到而被記曠課

而影響了我的好心情;然而,誰會知道短短才幾個小時不到,天空早已烏

雲密布整個城市籠罩在這種陰暗又悶熱不安定的氣氛之下,最好別下雨。

絕對有不少人是同我這麼想的,只可惜,天不從人願..不,老天根本不管

你死活。



  倒霉的事情往往不止單單一件。對,遲到曠課就是活該,接著不爽蹺

課偷溜出來就剛好下起傾盆大雨,該死一路上還沒有任何的雨棚可以讓我

暫時先躲一下,左手作勢擋雨好讓我看得清前方的視線,一路專注地快步

向前奔跑;然而,誰會想到我的八點鐘方向會突然衝出一輛車子,當我發

現時已經來不及,當我回神時已經跌倒在地,眼看著全身都溼透,也實在

沒什麼力氣爬起來,索性攤坐在地上。



  雨仍然一直在下。我以為那輛車的主人會直接調頭就走的,但是沒有

,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了,那個人撐著傘走到我身邊,他的傘為我擋下了不

少的雨水,我抬頭卻看不清他的臉孔,雨聲也蓋住了他說話的聲音,見我

沒有任何反應,於是他伸出手一把將我拉起。



  『上車吧。我送妳!』攙扶在我右手臂旁的他開口說。



  在毫無意見的上車之後才隱約看清楚對方的長相。看樣子是個著西裝

領帶的上班族,全部焦點不在他的臉,而是他又細又修長的手指,相當好

看。



  『剛才真的不好意思,妳要去哪我送妳過去。』

  「你覺得我全身溼透了還能去哪?」我沒好氣的回應他。

  『哦?對不起,我真是~』他一邊愧疚並一邊笑著說,然後又收起笑

意正經的問『妳家在哪?我送妳回去吧。』



  當人在倒霉的時候絕對不會因為遇到一個身穿西裝的上班族而好轉,

往往是接二連三的持續倒霉下去。當車子快抵達我家前我翻遍了打提包就

是找不到一個長得像鑰匙的東西,我不會是急忙著出門而忘了帶出來吧!



  『怎麼了?』他發現我焦急又暴燥的情緒。

  「我....好像忘了帶鑰匙出門。」這時候我正準備拿起手機。

  『那怎麼辦?』

  「oh shit!」我大喊。

  『又怎麼了?』

  「手機沒電了啦。」我這下真的氣急敗壞。

  『呵~』

  「這有什麼好笑。」人都在衰了還給我落井下石哦。

  『沒有,抱歉。』這時他將車靠往路邊停下來並轉頭過來對我說,『

妳全身都淋溼了也不是辦法....』聽他這麼說我也不客氣的回頂他〝也不

想想是誰把我搞成這樣〞但他卻沒有因為我的話而停下來『這樣吧,不如

我帶妳先去買套衣服,再到我的住處更換。晚點我再送妳回家!』



  「..到你家欸,很怪。」儘管車內的視線昏暗幾乎看不見他的眼睛,

但是我仍然可以感覺他的眼神閃爍著,像是某種訊號。

  『不是我家,我從台中來這裡出差,暫時住在商務旅館。』



  不要說你不相信,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真的跟他回到他所謂的〝

商務旅館〞,這分明是間豪華的飯店。剛才他帶我到百貨買了一套衣服,

亳不避諱專櫃小姐帶點異樣加上專業的怪表情,看著他陪我挑選自己喜歡

的服飾同時帶有著羨慕的神情!



  其實直到進了百貨我才真的注意到他的模樣,他雖然稱不上帥氣,卻

是走在路上卻無法不多看一眼的那種,帶有一點俊美的臉孔,似笑非笑,

細心的為我披上他的外套,極度紳士的體貼,讓我有點虛榮地在他面前換

上一件又一件,心情跟著陶陶然,後來他要我直接換上結完帳的衣服,並

且將我原本的衣物打包。



  從浴室泡完熱騰騰舒服的熱水澡我包著浴衣走出來,而他正在看新聞

頻道,戴起了眼鏡,又精明又斯文。忍不住就想破壞這種完美的畫面,我

捏了捏他的臉,用力的!

 

  『會痛。』他說,但是沒有掙扎。

  「廢話,當然痛。」

  『怎麼了嗎?』

  「沒有,覺得像作夢一樣,通常要是開車撞人,即使是輕輕的擦到對

方也還是會跑,哪有人像你,不但要送我回家還帶我買衣服。」邊說眼睛

卻分心在電視上。

  『大概~因為妳是女的吧!我當然下車。』

  「欸,你看。」指了指新聞。他說的話我都有聽見,不過新聞搶過我

的注意力,我又指了指電視上正在播報關於包養的八卦新聞。

  『妳要讓我養嗎?現在我很寂寞哦!』



  他笑得好詭異,我僵在那回答不出來,心重重的跳了好幾下,連我都

聽得見心跳聲,突然他收起笑容然後抬起我的腳,他想幹嘛..他到底想幹

嘛?



  『別緊張,看,受傷了沒感覺嗎?』他故意觸摸左小腿擦傷的外側。

  「你不要碰就不痛了啦!」腳硬是抽了幾下。

  『我說真的,要不要?』根本不知道他下一秒就抱住我,在傷口認真

在痛的時候;還故意在我耳邊壓低聲音引誘我。

  「別靠太近....」緊張得試著撐開彼此貼近的距離。

  『妳穿這套睡衣實在很撩人。』

  「也許我應該走的。這是陰....」



  心機重的人分明是他,竟然耍手段堵住我的嘴,只是他的吻甜得讓我

回應了起來,呼吸變得急促,心跳跟著加速,舌尖與舌尖來回交纏那一刻

像觸電一般全身酥麻,心裡燃起了要不得的慾望,真的要停止了!可是場

面失控得使我完全投入其中無法脫身....



  「你真是胡來,誰說要讓你碰的。」雙手用力拉開和他的距離。

  『妳啊,妳的嘴唇。』他竟然還笑了。

  「幹嘛?」

  『沒有人會在乎吧。出來玩遲早有一天要說拜拜!』

  「我又沒說要跟你玩。」轉身拉緊差點被解開的浴衣。

  『叫我阿荃吧。』

  「泉?」

  『隨便‧‧‧』



  他緩緩靠了過來,當下就用眼神迷昏了我,於是,閉上眼睛,好好享

受舌尖相互抵觸的溫暖,他的吻輕輕柔柔,舌尖淺淺的繞著我吸吮著我,

跟著他給的節奏我也亦步亦趨的回應他,接吻的技術比昌好太多了,他令

我主動的深入想得到更多,陶醉地品嚐著深吻,眼睛閤著腦海裡浮現了金

黃色的影像....很想一直持續吻下去,但是電話鈴聲陣陣的刺入耳朵裡頭

,我不想睜開眼,他卻早一步的放開我。



  他接電話,我在一旁臉紅得跟發燒一樣,心跳仍然慢不下來,狂奔!



  『妳的衣服要送來了。要回去了嗎?』

  「當然!」我不假思索。

  『我還以為妳想繼續呢~』他的眼神充滿了曖昧及誘惑。

  「不用了謝謝!」冷淡又驕儌的說著,眼神定在前方沒有看他,電話

是可以晚點再接的,我有點生氣。



  他的臉又再度湊了過來,我閃開。他沒有因此而顯得失望,我垂下眼

後一秒,後腦勺有股力氣推我向前,他霸氣的在我唇上輕啄了一下在我來

不及閃避時。



  荃送我回宿舍,正要下車時被他給拉住,問我想不想當他短暫情人?

  

  「多久?」

  『到我回去吧!』

  「我有男朋友了。」

  『很好!』

  「他在當兵....」

  『那更好。』

  「我又沒有答應你。」

  『哦~是嗎?我還以為妳把答案寫在臉上。』

  「‧‧‧‧」語塞,心虛了。

  『想我的時候就打來吧,隨時等妳!』他遞了名片給我。



  王荃洋。名片上斗大的三個字。







  『青青妳瘋了嗎?』說話的這個人是理論保守派代表─婷婷

  『哇,他長得帥不帥啊?』這一個是豪放自然派代表─如如

  「我沒瘋啊,況且又沒有答應,雖然他是蠻帥的。」

  『妳降算出軌了欸,有沒有想過豪豪怎麼辦?』

  『婷婷,我倒覺得這沒什麼!』她躺在沙發上懶洋洋的翻著雜誌。

  『青青跟妳不同。』

  荃送我回宿舍,正要下車時被他給拉住,問我想不想當他短暫情人? 



  一想起幾個小時前的事情臉還會熱得發燙,手裡緊握著電話,在下車

前他要了我的號碼,雖然我沒有表現出來,期待卻在心裡蔓延開來。



  過不久,電話響了,我迅速的低頭看著來電顯示,是豪豪..



  「怎麼還沒睡?」

  『沒有,想妳啊!』

  「你明天不是要早起,快點去睡啊!」

  『我想跟妳講講話,不要趕我。』

  「我又沒有趕你~是關心你。」



  又來了,最近和他講電話很累,他的神經質帶來了疲勞轟炸,沒有的

事情都會被他說成是有,他甚至有嚴重的疑心病,不斷的問我是不是在外

面有男人了不斷的拿這件事跟我吵,拖了近半個小時,又是不歡而散的結

果之下收場,開始懷疑我們的感情以及要走下去的決心,再這樣鬧下去會

有好結果嗎?



  說等也不算,心裡卻一直等待,三天過去,我和豪豪之間不是爭吵就

是冷戰,他愈是野蠻我的心就累得愈是疲備不堪,正當他因為沉默而順從

的態度沾沾自喜時,他卻沒有發現,此刻的他正以飛快的速度毀滅我對他

的情以偏執的手段摧殘著我僅存的那一點點仁慈。他從來不會曉得的!我

狠狠的掛上電話,但心裡仍然氣不過,我想讓他後悔,我一定讓他後悔。

我想起了那個陌生男人!





  在捷運站口,我忐忑不安的靜候著,心跳得不像話,我像是等著作犯

的賊子,緊張的張著著雙眼看著每一輛來車,儘管我早忘了他開著什麼樣

的車款,出門前我對她們隨口撒了謊,不知道她們有沒有看出我心裡的慌

張;他遲到了,我上車後他向我解釋遲到的原因,也沒問我意見他直接帶

我回到他下塌的那間飯店,我尾隨著他,關起門卻停在門後躊踵不前,而

他呢,當他發現我站在門後是便朝著我走過來,臉上是笑著的,卻不知他

為何而笑。他靠近,我低頭不安著,連頭都不敢抬起,只見他的腳步停下

,冷哼了一聲之後突然一把把我抱起,最後我被他丟在床上,而他撲了上

來....



  「幹嘛....」我伸出雙手抵抗著。

  『我還以為....妳想我想瘋了呢。』他側了身,故作幽默的說著隨即

臥躺在床上看著我,分明只是想作弄我而已。

  「你想得美!」

  『看來,今天我得一個人過了。』說完,他又轉了身平躺上床。

  「前幾天不是嗎?」

  『也是啊,只是今晚多了誘惑。』說到了誘惑兩個字,眼神飄了過來

,極具挑逗的意味。



  電話響了,是我的,他見我的反應便笑了,正當他想攬我入懷時換他

的電話響,是公事,我從他的言行猜測,他談了多久我也呆坐了多久這期

間我的手機會不時的震動著,他偶爾會注意,我只是想要尋找一個慰藉,

豪豪給我的壓力過於沉重,同時我也無法只對著電話談情說愛,所以我來

,自以為和他以外的男人出去就是種使壞。



  其實,我根本沒有察覺他的電話掛上很久,也不知道他早已停止開口

說話,當我發現時,他已經看著我,事實上他盯了很久,但不說話。我想

,我應該走了,在這裡似乎打擾到他,當我抬起頭打算開口時,手機它又

再度打斷我,只是這一次他搶過手機將扔在床上並且吻我,從眉心鼻樑嘴

唇下巴沿著頸子一點一點的緩緩向下,我站著讓他親吻著,他用手指解開

前排的鈕釦,胸前泛起的紅潮赤祼的呈現在他眼前,我的心急促地不停跳

動,一陣溼潤,他的唇向內進功,連舌尖牙齒都用上,沒有抗拒任其褪下

我上身的衣物,慾望被他成功挑起,抬起他的下巴我主動吻上他,手機在

一旁也湊著熱鬧,心裡揚起某種莫名快感。



  這不是失控,我想要他,很想要!狂熱的舌尖相互糾纏,彼此不停深

入的探索想嚐盡甜蜜,他的唇移動到我的頸間,呼吸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吐

露在我耳邊,伸手解開皮帶,褪下他的保護,從我身後向下摸索,他的手

明白我的渴望,我躺下,倆人已然褪盡衣物,張開雙腿,私蜜一覽無遺,

他將我的腿抬至肩膀以緩慢的速度來又回地進入,溼潤異物侵入後更加溼

潤,身體迎合要他邁進,感受他加重力道帶來的快感,一下又一下的挺進

,他翻了身讓我在他上頭,有點不安,這個姿式我以前沒有過,雙手托在

我的腰際,要我跟著節奏擺動身驅,每一下的挺進都令我倆更緊蜜的結合

在一起,〝啊‧‧〞我叫喊出聲,這舉動嚇了我一跳,在豪豪面前我不曾

喊過任何聲音,逸出的呼喊給了他最大鼓舞,於是他加快了動作,我,放

浪的叫著....



  他問我要不要和他打契約,我不想出賣肉體,他又說,是他出租他的

身體給我,租金是以我的身體交換,我仍在張開雙腿在他身上忘情地晃動

身體,雖然閉上雙眼,卻可以看見他正直勾勾的注視著我,當我發現,用

手擋住他的雙眼,又翻身,兩人在床上打滾著,在我肩上他留下了一道齒

痕,從側身挺入不等我反應他狠狠的刺探,已經無法控制我的音量,聲嘶

般的呻吟著,興奮得不停分泌的液體流至股間大腿,高潮即將來臨他持續

加快速度,一陣顛峰使力地用雙腿緊緊扣住他,不久,他射精了!







  『我們算是成交嘍!』

  之後,固定禮拜四,我會來找他。在某天激情過後他攬著我這麼說。

  「少臭美,我還沒答應呢!」

  『還沒?呵呵。』



  他挑出語病,我羞紅了臉,埋進他懷裡。



  背叛讓我嚐盡快感,但同時卻也帶著罪惡感般的對豪豪更好,想試著

彌補他什麼,後來室友終於察覺我的不對勁,婷婷要我離開他,如如叫我

玩玩就好不要放太多心,我這次沒有聽從他們的建議反而愈貪心愈是期待

著每周的約會,除了做愛,我們也約會,一起越過這城市的許多角落,寂

寞的兩個人互相尋求一個出口,我問過他家人的事,他總是笑而不答,我

心也痛,為了不想觸碰這個雷池,漸漸地也不再提起,彼此各自擁有著秘

密。聽他口中的行程,工作似乎早已到一個段落,預言著他將要離開我。

忍住心頭隱隱作痛,我不帶任何的情緒。



  在他離去的前一夜,我們做愛,靠在牆上他站著進入,沒有任何激情

,放慢了彼此的速度品嚐性愛的甜美,關上大燈摸黑進行,刻意不看對方

臉上的表情,怕克制不住情緒,我們一遍又一遍的愛撫著親吻著對方,緩

慢而溫柔。沒有迴避,我讓他在我體內停留直到高潮褪去。



  他還是消失在我眼前,後來豪豪退伍,她們沒有讓他知道我的反叛也

沒有分手,我仍然和他在一塊,心早已不知跟隨荃流落何方,曾提出幾次

分手,卻都被打回票,就是不鬆手不讓我走,表面上像是恢復以往的關係

,但再也沒有任何感覺,是帶著一點虧欠然而這並不能構成留戀一年兩年

過去,我和荃不曾聯繫,靜下心來想一想,這不過是人生的一小段插曲,

不用太在意,過去的就應該讓它過去,想到了這裡我又開始嘆息,他給了

我一些回憶,我一直無法忘記。



  我以為就這樣下去,直到某天從報紙上看到他的消息,和某藝人沾上

了花邊他出面澄清,這報社還無聊地對他做起了身家調查,也許我應該要

感謝報社的,如果不是這報導我也許再也看不到他,不知道他的背景。原

來我錯了,他明明單身,回想起來他好像也不曾承認過,都是我自己幻想

,才曉得原來他這麼有錢,王荃洋,這是可他的本名呢,目前沒有任何女

朋友,包括傳緋聞的那一位,我猜想,也許是跟我一樣另一個同樣寂寞的

女人吧,只是我的位置被她取代,想到這裡,還是鼻酸紅了眼眶,我仍繼

續往下看,他說他不打算結婚的,只想養隻貓來陪伴。



  最後,他說想找回他曾經遺失的那隻貓,沒有名字並且發青的貓。在

兩年前某天下著大雨的壞天氣裡撿到的那隻孤單小貓,此時此刻,斗大的

淚珠怎麼止都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