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8日 星期二

連載/迷途記 之八

◎ 替 代



  

  『我忙不過來,今天不過去嘍。』

  

  一句話,沒有任何應答的機會,他最近的態度愈來愈冷漠,大概是在出差之前

他開口講話的次數比起以前突然少了許多,大部份的時候只是摟著我,沉默。這可

能是交往過程中的一個轉折點,開始習慣著對方的存在,習慣彼此的溫度平和的相

處著就像是家人一樣的親密,至少,我是這麼以為。



  十一點熄燈,躺上了床卻睡不著,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來卻只能擁抱空氣,好寂

寞真的,牽著他的手不知不覺的走過了三個年頭,從原本一個誤會到如膠似漆,緣

份真是奇妙啊,這麼大個城市裡什麼人也遇不到卻單單碰見他,相愛的運氣是分毫

也不能差的,我必須承認對他的愛一天比一天還要多還要更重,偶爾也擔心他會被

我釋放的壓力給逼得喘不過氣,我堅信著,他也以同等量的愛在回報我,然而時間

證明一切,漸漸從他眼裡發現明顯的不耐,是什麼原因讓他失去了熱情我並不知道

,但是它已經消失,他收起甜言蜜語,冰冷的一字一句幾乎要凝結我的空氣,是什

麼原因我不知道,我不敢知道。



  『睡了嗎?』



  在午夜時分,除了王浩,會打電話來的只有他─江旻。



  「還沒呢。」



  『明天有空嗎?陪我出去走走。』



  「不行耶,我有約了。」



  『沒關係妳慢慢來,幾點我都等妳。要不然,我現在過去找妳。』



  「幹嘛?」



  『有點想妳啊。』



  「我要睡了,晚安。」





  江旻在追我,全公司上上下下誰都看得出來,他的態度明顯到過於放肆,他知

道我早有男朋友了卻不放棄,我佩服他死纏爛打的勇氣,王浩沒空陪我的日子我讓

江旻藉此趁虛而入,一邊拒絕他卻一邊享受著被追求被捧得高高在上那種成就的滋

味,我把他當成王浩的替代品,在我脆弱不堪的時候,對於這件事江旻倒十分看得

開〝至少妳留給我候補的機會啊!〞他這麼說,他曾說過自己一年四季除了活力還

是活力,我認為他的活力還是僅次於他的追求女人的狂熱程度。



  掛斷他的電話,又想起王浩了,剛出差回來就有忙不完的事情得做,真想知道

他現在在做些什麼事,即便只是聽到他親口說一聲晚安這也足夠,迅速的按起行動

電話上的數字鍵盤,撥起他的電話號碼,等待了五秒後直接轉入語音信箱,冰冷的

陌生女人阻斷了我與他聯繫的機會,對於這種情況我已漸漸麻痺不再有所激動,隨

著轉成語音信箱的次數愈來愈多,我對他的信任也開始跟著動搖,但是不,不會的

我相信我的猜忌只是多疑,只會造成彼此之間更大的不安,絕不能表現出來。





  約會這件事情對於交往超過兩三年的戀人們,似乎只是件例行公事,不會再因

此而特別感覺到什麼心情的變化,今天王浩又遲到了,我一向看不慣不守時的人,

但是我已經感覺不到心裡的不耐,早已習慣等待,特別是今天,有一股預感正強烈

著,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沒有再多的欲望,單純的見到他、撫摸他、呼吸身旁有他

存在的空氣,再多等個十分二十分鐘似乎已經沒有太大的差異。



  我站在捷運站2號出口外頭,四十五分,終於看見他快步的跨著手扶梯的左側

階梯從地下道竄上來,他走過來滿是歉意的向我賠不是,表情和聲音卻是抽離的,

如果蓋掉了他的聲音或許會覺得他的表情有著極度的誠意,他的聲音就是太過平淡

,平淡得像在描述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物般虛假至極,說了抱歉後他逕自牽起

我的手,默許他的動作,冷靜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昨夜的想念似乎化為烏煙,我

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他不是王浩。



  從進入這家咖啡廳到現在已經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他除了點餐開口詢問過我以

外幾乎保持沉默,我定定的看著他的眼睛抓住他的視線,下一秒他便逃避並錯開和

我相視的眼睛。



  「怎麼不說話?心情不好?」



  『沒事。』



  「昨晚怎麼關機?」



  『工作很忙嘛。』



  「工作忙到沒時間理我?」



  『手機沒電了。』



  「不是要你平常多帶一顆電池備用,知不知道我很擔心。」



  『電池忘了帶出門。』



  「你可以用公司電話打給我。」



  『當時真的很忙,所以忘了。』



  他避開所有問題,問得愈是仔細他就愈答非所問,儘管仍給了每個問題一個合

理的答案,而我猜忌懷疑就是沒辦法相信他。



  『我很累。』



  他在沉默之後又突然開口,意有所指的述說著這句話,我刻意忽略,根本知道

他指的是什麼,但我不敢聽不想聽,我打直了身體小心翼翼的吞吐著空氣深怕不小

心就洩露了自己的秘密。



  「那~要不要回去休息?」



  『妳明白我的意思。』



  「我從來都不懂。」



  『別這樣,妳我心裡都很明白的,再這樣下去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他的音量提高了好幾十分貝,連對桌的陌生客人也都好奇的朝我們看過來,我

低頭沉默不語,他說的我完全不懂,又要我怎麼明白呢,也許他是工作壓力太大了

才會胡亂發脾氣。



  「你真的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我的心累了,應付妳應付得好累,妳聽得懂嗎?』



  這句話真的刺傷我了,難道我就不累嗎?面對他無情冷落我還得在這裡強顏歡

笑是什麼時候在他身邊變成最折磨人的一件事?他說完這話以後走向櫃檯結完帳後

沒有跟我道別就走了,連追出去問清楚的勇氣都沒有,這不像我,在這緊要關頭我

竟然軟弱了起來,就在他下樓的那一刻我哭了,對桌的人們表露好奇的看看我,對

我著指指點點,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抬頭,哭得好累,解開握在手裡行動電話的鎖碼

鍵,故亂地隨手亂撥了幾通電話,但在接通的那一剎那又立刻反悔的被我給掛斷掉

,想找個人傾訴卻不知該找誰好,撥出去隨即掛斷電話中也有幾個人回電,但也都

被我一一的阻斷了,最後我找上了江旻。



  『妳現在是欽點我嗎?』



  「才不是呢。」



  『那客倌您是要全套還是半套呢?』



  「你想到哪去了。」



  『半套是鼓勵加安慰,全套再加一個香吻和擁抱。』



  「呵~」他又一次成功的把我逗笑了。



  『妳在哪?我過去。』



  他收起玩笑的語氣,認真的問我在什麼地方,這種口氣像當初我開王浩玩笑時

他認真的語氣幾乎一模一樣,有那一瞬間被這一時的感覺給動搖,那感覺太熟悉太

近似,讓我把王浩投射在他身上,我想我需要有個人可以陪伴在我身旁,我需要他

,僅止於純粹的想找個人暫時依靠一下,這樣也好,任何都有被愛情逼得無法喘息

的時刻,王浩被愛情逼得難以下嚥而我被王浩逼得無法呼吸,我得尋找氧氣得以支

撐下去。





  在等他過來的期間我不停的反悔再申辯著自己的清高,只是只是要他待在身邊

,反對的聲音在心裡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然而當江旻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我哭了

,哭得更大聲了,像是在大雨中無助的找尋一把可以摭風擋雨的傘,盲目的倉惶的

搜索著,而江旻就這麼撐著傘來到我面前,使盡了最後一分力,我撲向他,慌忙的

奔向逃避的出口,他撐著過來的大傘為我擋去所有的不安,看不見外頭世界的紛紛

擾擾,躲進他的懷中無可厚非的只是脆弱冒出頭,再一下就好儘管他並不是王浩。



  有了江旻的存在確實紓緩平定心理上的壓力與不快,但是問題沒有走開,我和

王浩之間急速惡化,等我真正意識到的時候真的太晚了,我們之間的問題大得連我

都深深明白是不可能再下去了,但是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呢?王浩的態度轉化得好快

好迅速,像變了一個人,對待我的方式也冰冷得像是陌生人,不,比陌生人還更冷

漠,我知道無論我用什麼方式來挽回都沒用,回不去了,他像是吃了秤子鐵了心,

在這陣子少了他陪伴的夜裡我幾乎是以淚洗面,在公司這個是非八卦之地就算我不

向任何人透露他們仍可以看得出來,儘管看不出來也可以由別人的口中得知二三事

任誰都看得出來我心裡出了毛病,臉上的粧也掩蓋不了由心裡發出的吶喊那由衷的

憔悴,整天愁容滿面整個人硬是瘦了一大圈。



  我討厭別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可江旻不怕死,他會在九點、十二點、六點,

出現在我們部門的辦公室裡帶著他充滿關懷的小點心不論我怎麼拒絕怎麼迴避都沒

用,他的人他的東西會準時出現在眼前,我猜想我和他的事肯定在公司鬧得滿城風

雨,在公司一兩個較好的同事這麼告訴我,傳聞說我掙扎在江旻和男友之間無法抉

擇才會這麼難過的,昨天下班後江旻送我回家時我把這些話轉告給他,他聽了哈哈

大笑著說他這次絕對勢在必得,聽得我心頭一震,低下頭沒看他,其實我根本沒這

麼打算,他是刻意這麼做故意這麼說的,雖然這手段很高調但我仍感激他這麼保護

我。



  請相信我和江旻之間什麼都沒有,但是有誰能真的相信呢?〝妳和江旻之間是

怎麼回事?〞連張琪也忍不住在昨晚他離開後跑來我房間裡問我,起先我笑而不答

,怎麼回事,不就是這樣嗎,他光明正大的追求,並且對我處處小心呵護,我只是

扮演著給他機會卻沒有答應的角色,在我對她說明以後她非但不同意我的說法甚至

質疑著。



  『被條件這麼好的男人追求有誰不心動呢?』



  「我啊!」



  『妳?我看這只是遲早的事,妳啊還是乖乖就範吧,再說江旻也不比王浩差。』



  「妳是收了江旻多少錢,這麼幫他說話?」



  『有嗎?有這回事嗎,我想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吧,他確實比王浩好很

多....應該說王浩跟他沒得比才對。』



  「王浩很好,只要有他就夠了。誰我都不想要!」



  『只怕妳會後悔。』



  「什麼?」



  『啊,我的水煮開了!』



  張琪扯開話題的技巧一向不好,她真不適合說謊,剛才那句〝只怕妳會後悔〞

究竟是什麼意思呢,我想大概她覺得這兩人比起來我還是和江旻在一起比較實在吧

,兩人的態度畢竟還是有差的,一個對我熱情如火另一個則是無情冷漠,再火也無

法融化心裡的冰冷,當初他追求我的時候也的確是這般契而不捨,在其他人刻意百

般阻擾他還是不願妥協的說什麼也要跟我在一起,只要回憶起這轟烈的過去再想到

現在他冷漠無情的模樣,眼淚便悄悄的從眼角裡滑落。



  江旻在十一點三十五分硬是把我從家裡拖了出來,他完全不理會我所用的任何

理由他說這全都只是藉口,我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則笑說這是〝防止一個人寂

寞大作戰〞他帶我晃到士林夜市,還說來這裡最不會寂寞了,因為滿滿的都是人,

光是吃都來不及了哪裡還有時間感到寂寞呢,他知不知道,當他笑笑的形容著作戰

方式時渾身散發著一種感染力,充滿朝氣的感染力,要是待在他身邊痛苦會跟著減

輕些許,要是可以的話我希望他可以一直待在我身邊當我的麻醉劑,如果,可以的

話。



  回到家時已經是二點的事了,剛才江旻說的話帶給我不小的驚嚇,他趕我上樓

說我要是不走就把我帶回家,我當然知道從他口中說出來這只是一般的玩笑話,但

不免讓人加以想像,我害怕跟他的關係再前進一步,的確,我從來不曾想過。



  張琪一個人坐在客廳差點沒把我給嚇死,她很少在這種時候還活躍著,都這麼

晚了,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當我一走進客廳她立刻把電視關掉並

且轉過頭來對著我,停下了原本將進門的腳步也看著她,怎麼了?我這麼問著。有

件事想跟妳說。她回答我。但她在說完那句話後沒有馬上再說些什麼,反而是一陣

沉默,最後我終於忍不住的開口問她。



  「到底怎麼了?」



  『我希望妳有心理準備。不要激動。』



  「到底什麼事?」聽她這麼說我就愈心急。



  『是關於王浩的事。』



  「..............。」換我說不出話來,心跳得劇烈,聽到他的名字呼吸開始

變得急促而顯得有些失控,我按著胸口,害怕聽下去,聽她接下來所要講的事。



  『其實....其實王浩早就有別人了,而且..這個人....妳也認識。』



  這字字句句的緩緩吐露卻摧毀了我最後一點希望,情緒潰湜的我頓時泣不成聲

,是誰?會是誰?我哭得說不出半句話來,張琪趕緊跑來安慰我,說是她不好不應

該隱瞞我這麼久,一開始只以為他們是玩玩沒想到現在她開始認真了起來,其實,

我當然猜得到她是誰,不就是那突然今天說搬家明天就清空房間的張瑋希嗎!



  這三個字浮現,我幻想著他們親蜜的畫面便立刻哽咽到不能出聲無法呼吸,說

真的我不是沒有這麼懷疑過,看過他們在客廳相處的情景也曾一度緊張,但最後也

以這只是一般友好的客套草草結尾,瑋希一向是出來名的獵豔高手,我當時真的不

覺得她會把錨頭指向王浩對他出手,怎麼這麼笨?還痴傻的相信這一切只是我看走

眼罷了,再悔恨都已經來不及,第三者最意外也最不令人驚訝的竟然是她,竟然是

曾經和我要好到為了一件小事而抱頭痛苦的貼心室友,沒想到我曾預感擔心的事情

竟然發生了!這一刻我的心慌亂的分裂分裂再分裂,被一股巨大的撞擊給震得破碎

,被這試圖想瞞天過海的兩個人。



  突然有這麼一瞬間,心裡痛恨起張琪來,簡單的一句話輕輕將我推向現實、推

向毀滅,也因為這樣,我仍必須感謝她,長久以來我一直在逃避現實,害怕聽到任

何不利於我的消息,面對這種情況我的心會不自覺的一一將它們封鎖,從王浩第一

次說不能陪我的那個假日我就應該要有所覺悟,在我心底也許早該有所猜測了,但

是我卻抱著鴕鳥心態裝聾作啞。



  瑋希在半年前搬進來,超初我們一直都保持著不失禮貌的客套,後來對於她很

常帶著男人回家,並且的是不同男人回家的我們對此行逕感到不可思議,就在某一

天下午我開口問她和那些男人究竟是什麼關係,她說什麼關係也不是,一夜溫存過

夜隔天就是陌生人,這其中還有幾個是她的伴,以前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沒想到也

有發生在我眼前的一天,對於她這麼暢所欲言實在不可思議,這麼一問也打開了我

們的話閘子,時常一聊天就是三五個小時,沒完沒了,我們像是家人一樣親密有聊

不完的話題,說不停的八卦,兩人的情誼突然變得很要好關係也跟著緊密,那都是

王浩還沒調回台北之前的事。



  在她搬進來的第四個月時王浩回來了,我把他介紹給瑋希認識,這麼說來可以

說是他對我的態度從那時候起就開始不一樣,而我卻把這種改變當成是分開太久的

註解,也當做是他工作太忙而沒有時間照應我的理由,也許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就

開始背著我幹什麼勾當了吧,他們兩人更因為工作上面的事巧妙的湊合在一起,當

時很常在我們這裡的客廳討論,我聽到沒興趣時就會進房間,時常很信任的放這兩

人在客廳談公事,沒想到這竟成了拆散我們的開端。



  明明曉得對方可疑為什麼不去拆穿他們呢,我害怕心裡的預言成真,不希望她

成為我的敵人,因為她是最可怕的敵人,如此一來不但什麼反應也沒有,還拼命的

壓制腦海裡的想法,當時的我無法相信王浩已不再愛我的這件事,我寧可活在夢中

不願接受事實,我只是逃避王浩的轉變,不願接受兩人的感情早已經淡去。





  

  我站在某個街巷交會處,感覺自己雙腳無法施力頭暈目眩就快要昏厥過去,不

敢相信方才眼前的畫面,王浩確實和她上了樓,我目前的所在地應該是瑋希家的巷

弄口,今天特地早退趕在王浩下班前離開公司,我躲在他公司大樓等待他步出公司

大門然後跟縱他,我看見他的車正駛向前往瑋希公司的路上,隨車一路在後頭跟著

他,又看見許久沒見面的張瑋希人已經在門外,最後他們來到這裡並且上樓,我站

在樓下斗大的淚珠流不停,最後它們佔據了我的視線淚眼模糊。



  我留在原地撥電話給王浩,先是泣不成聲到說不出話來,王浩則不耐的說我要

是再不開口他就要掛電話,在理了理自己的後情緒後說出我無論如何都想見他一面

的話,他則是冷冷的回應我說他沒有空,我告訴他無論如何我都等,在我們以前常

去的那家營業24小時的咖啡廳,結束電話前又聽見他要我早點回家別在外頭逗留

他不來過來的話,掛上電話我拭乾自己的眼淚,哭腫的眼睛讓不少路人向我投以好

奇的眼光,有的則是被我的模樣嚇一跳,我離開那個地方前往我的目的地。



  三個小時過去,他還是沒有來,我點了我們以前最常喝的冰茶,續了好多杯但

怎麼喝也不夠補充眼淚的水量,江旻打過幾通電話,他來不及說出半句話就被我接

起後又掛斷,十點,我要繼續撐嗎?倘若他再不來我要在這裡賴著不走嗎?在我自

己也無法下決定的同時,他出現了,拉開我對面的椅子並且坐下。



  『妳這是做什麼?』

  

  「你還是來了。」無視他的問話。



  『我來是有話想跟妳說清楚。』



  「....。」我沒有回答,眼淚卻直直的流下。



  『我想沒什麼好再隱藏了....。』



  「不要說..不要說....什麼都不要說。」



  惶恐他說出那句話,我起身連忙奪門而出,為了讓王浩可以追到,我刻意不跳

上計程車放慢了腳步,但儘管我回頭了不下十次,我等的人還是沒有出現在我身後

,原來王浩根本無意追趕上來,走了很久,我的雙腳已顯得有些疲備最後只有無奈

的跳上計程車落寞的回家,回到家時發現有個人在樓梯口等待很久,我看見他隨即

放聲大哭,又一次哭倒在他的肩上,這一晚我並沒有上樓,而是被江旻帶回家,借

取他的溫柔,他一個個輕吻落在我的額頭、臉頰、眼睛、耳朵、鼻子還有下巴,最

後停留在我的唇上深入並且輕柔試探著,原本任由擺佈的我跟著回應起他來,以一

種需索的強硬的態度,不斷的和他唇舌糾纏著用著極盡侵略的方式,像是小孩討糖

一般的理所當然,我把他的溫柔當成是一種天經地義的浪費。



  一點都沒有罪惡感,對我而言這只不過是借取一點溫柔來掩飾我心裡的寂寞,

我對王浩的情感仍然絲毫不減,有時候我都希望能把這些思念轉嫁給他,脆弱的時

候我需要他,難過不堪的時候也是,他對我太好卻讓我不能負荷消化,今早離開時

,他似乎以為我答應和他在一起了,看他喜上眉稍的,事情還沒解決,我害怕解決

,想著能拖一天是一天,但是卻又不想這麼痛苦下去,他高興的說這只是有實無名

而已,他可以慢慢等。



  下班後,趕在江旻出現以前離開公司,刻意拉遠彼此的關係,不想被任何人打

擾,一個人漫無目地的在路上晃蕩,走著走著,沒有注意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不知

不覺就來到了瑋希家樓下,門開著我便走進去,記得張琪跟我說過她住在哪一層樓

的,隨著踩上的階梯一級過一級的心情跟著一點又一點的累積著沉重,我不知道上

樓的目的,也不知道我到底找她幹嘛,我應該離她離得遠遠的才對現在和她卻愈來

愈靠近。



  『怎麼突然過來?』



  我一回神就看見她站在我眼前,我甚至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按下電鈴的。



  「為什麼偏偏是妳?為什麼妳要從中破壞我們?為什麼?為什麼?」輕緩無力

的吐露出這些話,連自己也不知道說出這些話的作用,「一直以來我把妳當作是我

的密友,而妳卻瞞著我做這種不乾不淨的勾當,妳良心過意得去嗎?全都是因為妳

,讓我們變成現在這樣,妳這狐狸精!」我真不敢相信我會這麼說,而且是這麼自

然的脫口而出這些傷人的話,但她似乎根本一點也不為所動。



  『自己經營不了的愛情就別推到我身上,妳有幾分把握你們依然如初。今天來

這有什麼目地,要我離開他?還是來示威呢?』



  我只要她能把王浩還給我就夠了,其他什麼也不想求。



  「這幾天他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撒了謊,一個天大的謊言,可笑的是有誰會

相信呢?原來為了擁有一個人我也可以卑鄙到不擇手段。



  『這麼說來‧‧等我玩膩後妳還願意把他撿回去嘍?』



  「張瑋希,做人不要太過份!」她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怎麼過份法?與其在這想出一口氣,不如好好想想該怎麼留住他的心!妳打

擾太久了,沒事的話請離開。』



  〝砰〞的一聲門被她大力的甩上,此時我竟然生氣的不停踼踏著她家的門,聲

響大的令人失去理智、令人害怕,我不停著腳上的動作一邊啜泣著哭嚎著,腳踼累

了就換手一下又一下的槌著打著一直到手發疼了才停止,我沒有大聲喊叫,害怕我

的脆弱讓她給發現。



  已過了尖峰時期,這路上的車潮絲毫受到時間的影響,車聲喇叭聲引擎聲不斷

在身後交錯著,這些全都與我無關,沿著路邊一直走去並沒有任何想伸手攔車的念

頭,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管不了時間是如何的此時滑過眼前,雙腳因過度

勞動而逐漸感到疲備,這還是頭一次誇張的不顧旁人眼光邊走邊流著淚,失去了愛

情更失去了自尊的我究竟還剩什麼?大概,是江旻的安慰吧。誠貴卻被我踐踏的溫

暖,儘管我這麼想著,卻不曾有那麼一絲一毫的認為自己虧欠了江旻什麼,我真是

個自私的女人啊!



  站在路口恍忽發呆不知用掉了多少時間,猛然驚覺,手機鈴聲已響了好一陣子

即刻被拉回現實,來電顯示是王浩,倒是出差後第一次主動來電,該接起它嗎?還

是,逃避?四周驟暗,原是輕柔的鈴聲轉為尖銳刺耳的聲音傳入在腦海裡逐漸擴大

......



  「....喂?」



  『我們得談一談。』



  「談?談什麼?」



  『所有的事。』



  他就坐在我對面,在視線對上我的幾秒後又面無表情地向窗外看去,靠在椅背

上,左手把玩著第一年交往送給他的打火機,姆指與中指壓著器物的中心用食指格

放似的慢速旋轉著它,與桌面接觸時發了出〝喀、喀、喀、喀〞的聲響,這聲響取

代了言語,彼此沉默著誰都不願開口,食指上那但曾因不堪使用菜刀而被劃傷的痕

跡還是那麼深刻,眼前這男人卻過度陌生的令人不禁發寒,從腳底冷竄上來,服務

生送了餐點過來站在兩人中間,大概是察覺得這裡的氣氛僵直,而暗地裡瞄了我們

一會,當王浩的視線和她對上時她立刻不好意思的別過頭轉身迅速離開,他也停止

手左手的動作,一切變得更安靜,於是我哭了。



  『結束吧!』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結束吧。』



  「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們之間已沒什麼好說的,分手吧。』



  「那麼長的時間只為了換得你這句話.......?她就比我好嗎?」



  他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殘忍的回答:『我們之間一直都有問題存在,是

妳一再的去逃避,我累了,正當我感到疲倦的時候有個人出現了,我在她身上找

到了放鬆和解....』



  「夠了,不要再說了!」我摀住耳朵打斷他的話。



  『我對妳已經毫無感情可言了,放我一把,別再折磨自己,』他往我這走來

,站在我身旁輕撫我的頭,而我順勢的倒向他嚎淘大哭。



  『對不起,虧欠妳,所以我們不要再聯絡了,從此忘記我吧!真心的祝福妳

,願妳可以找到一個真正疼愛妳的人。』



  他後退一步離開我的身體,拿起帳單轉身離去,真的結束了,竟連一句反駁

一句挽留的話語都沒有說出的餘地,徹徹底底的敗了,我需要靜一靜卻不想一個

人靜一靜,江旻的電話撥不通,伸手攔了輛計程車,往江旻家的方向駛去,選擇

在與他家隔兩三戶的距離下車,站在原地瞪大了雙眼,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站

在江旻身邊與他狀似親密的不是行銷部的Anna嗎?他送走她,恰巧攔的是我剛才

坐的那輛計程車,那輛車轉個頭與我擦身而過,江旻在揮別的同時也發現到我,

他定了定眼神看了過來,我應該要逃的,他緩緩走過來,我的身體竟無法使喚的

在原地動彈不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